<rt id="egcqc"><optgroup id="egcqc"></optgroup></rt>
<acronym id="egcqc"><div id="egcqc"></div></acronym>
<sup id="egcqc"></sup><acronym id="egcqc"></acronym>
<tr id="egcqc"><optgroup id="egcqc"></optgroup></tr>
<rt id="egcqc"></rt>
<acronym id="egcqc"><center id="egcqc"></center></acronym>
<sup id="egcqc"></sup>
您的當前位置: 首頁 > 體育 >

「獨家揭秘」“全中國都找不到申鑫這幫球員了”,踢中乙依然有人愿意留下

編輯:小編 時間:2018-10-26
導讀: 如今的申鑫俱樂部像是一艘船,漂泊在汪洋上,有海水滲入船艙,前方又一片霧茫茫,難說有沒有島嶼或陸地。未知總歸是叫人最惶恐的東西之一,有的球員選擇先坐上救生艇去尋找生路,想著等哪天大船靠岸,再看看有沒有機會回來支援,也有的球員以義氣為重,選擇貓在船艙里舀

「獨家揭秘」“全中國都找不到申鑫這幫球員了”,踢中乙依然有人愿意留下

如今的申鑫俱樂部像是一艘船,漂泊在汪洋上,有海水滲入船艙,前方又一片霧茫茫,難說有沒有島嶼或陸地。

未知總歸是叫人最惶恐的東西之一,有的球員選擇先坐上救生艇去尋找生路,想著等哪天大船靠岸,再看看有沒有機會回來支援,也有的球員以義氣為重,選擇貓在船艙里舀水,“現在球隊這樣,我不能走?!?/p>

當然,離開或是留下,并沒有誰對誰錯。人都是要吃飯的。離開了的球員,都是做過思想斗爭的,當以另一種身份回到金山,心系球隊的依然不在少數。

某日晚間比賽結束,一名剛出走的球員,身著另一色球衣,一個勁地夸獎不久前尚是同心同袍的原隊友們踢得漂亮,還和他們一起復盤方才的比賽,討論細節上如何更加精進。如果不是現實太過殘酷,很少人會愿意告別自己最熟悉的家。

鑒于目前球隊保級形勢相當不容樂觀,也有隊員考慮過下賽季的去向。有人尚在迷惘是否前往其他球隊,有人態度異常堅定,“就算掉到中乙,我還是想留下來的,畢竟這么多年,這里真的像家一樣?!?/p>

雖然用俱樂部高層的話來說,16年來,申鑫一直在營造一個“大家庭”氛圍,但畢竟俱樂部不是家,不能一貫講感情,多數時候還是得講道理。當干的活一點沒少,應有的報酬卻不太見得著,再想叫人盡心盡力,就有了些“道德綁架”的味道。

不是沒人埋怨過,有球員曾半開玩笑,“工資卡、獎金卡,我都忘了長啥樣了?!币灿星騿T曾經懷疑太久沒收到銀行的入賬短信是不是自己的卡被凍結了??烊滩幌氯サ臅r候,大家想過撂挑子不干,撕破臉皮,一了百了,但當球員代表和俱樂部高層掏心窩子談過之后,多年的感情和俱樂部的努力還是他們止不住心軟,繼續在每個周末的賽場上拼盡全力。

“全中國都找不到申鑫這幫脾氣又好又信任老板的球員了?!庇星騿T私下嘆氣道,“球隊現在這種情況,我們還在場上拼死拼活的,我們是為了啥?都說中國球員為了錢、為了名,那我們這幫球員拼到現在,我們是為了啥呢?”感慨到最后,他自己做出了總結,“就是因為熱愛啊,為了自己所熱愛的運動項目,想對得起自己?!?/p>

本周二,結束了臺風假期的申鑫全隊又要回到金山基地進行新一輪的備戰,他們將于周六在主場迎戰陜西大秦之水,想要抓住最后的保級希望,他們至少要在接下來僅剩的10輪聯賽中取得一半以上的勝利。

正常訓練、正常比賽、正常休息,日子看似風平浪靜,誰都知道底下暗潮洶涌,只是大多時候,不去想,就好像所有的問題都不存在。每個人都在期盼明天,每個人又都在害怕明天。沒人說得清這場風暴什么時候才能到頭,它將帶走什么,或者留下什么。所有人只能趁風雨暫時轉小的時候,各自鼓勁,繼續找出些能讓自己堅持下去的理由。

責任編輯:小編
友情鏈接: 軟文推廣

網站地圖: sitemap | sitemap1 | sitemap2 | sitemap3 | sitemap4 | sitemap5 | sitemap6 | sitemap7 | sitemap8 | sitemap9 | sitemap10 |
sitemap11 | sitemap12 | sitemap13 | sitemap14 | sitemap15 | sitemap16 | sitemap17 | sitemap18 |

Copyright ©2012-2019 億源新聞資訊 版權所有
Top 菏泽| 深圳| 吴忠| 肇庆| 阳春| 鹰潭| 抚州| 荣成| 改则| 安庆| 贵港| 红河| 昌吉| 南安| 巴音郭楞| 黔西南| 滨州| 武威| 儋州| 郴州| 吴忠| 新乡| 巴彦淖尔市| 临汾| 三沙| 邵阳| 大丰| 乌海| 宣城| 常州| 平顶山| 清远| 六安| 张家界| 诸暨| 红河| 朝阳| 凉山| 怀化| 台北| 威海| 图木舒克| 镇江| 株洲| 阿拉尔| 玉溪| 张家口| 抚州| 黑河| 邵阳| 海东| 南安| 汝州| 启东| 长垣| 衡阳| 诸暨| 黄石| 神木| 枣庄| 宿州| 五家渠| 新沂| 桐乡| 宿州| 宁波| 阿拉尔| 漯河| 葫芦岛| 琼海| 石河子| 永康| 天水| 宜春| 简阳| 海宁| 甘孜| 天长| 白山| 绥化| 湘西| 广西南宁| 洛阳| 抚州| 梧州| 鄢陵| 雅安| 启东| 白沙| 济源| 双鸭山| 汉中| 南平| 石嘴山| 丽水| 伊春| 东台| 长兴| 本溪| 惠东| 阿拉尔| 湖北武汉| 陵水| 吴忠| 海拉尔| 长垣| 许昌| 寿光| 海北| 湖南长沙| 岳阳| 晋中| 枣阳| 黔东南| 乐清| 枣庄| 宿迁| 株洲| 防城港| 湛江| 白银| 孝感| 泗阳| 晋城| 单县| 温岭| 柳州| 杞县| 安康| 兴安盟| 宜宾| 大同| 牡丹江| 延安| 铜川| 张掖| 扬州| 临汾| 海东| 蓬莱| 长葛| 惠东| 保亭| 四平| 营口| 海南| 梧州| 潍坊| 杞县| 镇江| 四平| 晋江| 鄂州| 陇南| 新沂| 阜新| 固原| 厦门| 基隆| 北海| 渭南| 泰州| 济源| 广州| 安康| 铜仁| 江西南昌| 恩施| 海门| 汝州| 大同| 黑河| 山南| 甘南| 伊春| 清远| 毕节| 庄河| 白银| 大庆| 莆田| 四平| 广饶| 三亚| 瓦房店| 济宁| 红河| 萍乡| 大连| 宜都| 乐平| 巴彦淖尔市| 海北| 福建福州| 庄河| 甘肃兰州| 宁波| 秦皇岛| 宜都| 佛山| 长治| 双鸭山| 喀什| 潍坊| 昌都| 六盘水| 寿光| 高密| 大兴安岭| 乳山| 临海| 保定| 阿坝| 吉林| 基隆| 景德镇| 鹤壁| 台山| 通辽| 烟台| 神农架| 清远| 海门| 绵阳| 孝感| 云南昆明| 瓦房店| 东营| 赤峰| 永州| 莱州| 莱州| 连云港| 鄢陵| 廊坊| 桐乡| 宿州| 阿拉尔| 高密| 东海| 安康| 临沂| 邢台| 嘉善| 图木舒克| 铁岭| 资阳| 绥化| 铜陵| 廊坊| 阿拉尔| 株洲| 湘西| 崇左| 阜阳| 吐鲁番| 临夏| 南通| 天水| 莱州| 铁岭| 海丰| 香港香港| 绵阳| 涿州| 曲靖| 仁怀| 黔南| 灌云| 博尔塔拉| 温岭| 遂宁| 广饶| 长治| 巴音郭楞| 乳山| 德阳| 济南| 张北| 禹州| 邹城| 莒县| 滕州| 广元| 大庆| 淄博| 巴音郭楞| 六盘水| 辽阳| 云南昆明| 随州| 日喀则| 那曲| 随州| 吉安| 本溪| 威海| 巴中| 阿克苏| 嘉峪关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