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t id="egcqc"><optgroup id="egcqc"></optgroup></rt>
<acronym id="egcqc"><div id="egcqc"></div></acronym>
<sup id="egcqc"></sup><acronym id="egcqc"></acronym>
<tr id="egcqc"><optgroup id="egcqc"></optgroup></tr>
<rt id="egcqc"></rt>
<acronym id="egcqc"><center id="egcqc"></center></acronym>
<sup id="egcqc"></sup>
您的當前位置: 首頁 > 歷史 >

作為長平之戰的直接誘因,趙國接收上黨地區到底是不是錯誤?

編輯:小編 時間:2019-10-17
導讀: 周赧王五十三年(前262年),秦國出兵攻占韓國野王,導致上黨郡成為一塊飛地。韓國本想割讓上黨給秦國,換取秦國退兵,結果上黨郡守馮亭卻將上黨贈送趙國,意圖促成韓趙聯盟。作為直接引發長平之戰的誘因,趙國到底該不該接收上黨郡,一直都是個爭議話題。而在我看來

作為長平之戰的直接誘因,趙國接收上黨地區到底是不是錯誤?

周赧王五十三年(前262年),秦國出兵攻占韓國野王,導致上黨郡成為一塊飛地。韓國本想割讓上黨給秦國,換取秦國退兵,結果上黨郡守馮亭卻將上黨贈送趙國,意圖促成韓趙聯盟。作為直接引發長平之戰的誘因,趙國到底該不該接收上黨郡,一直都是個爭議話題。而在我看來,趙國此舉其實并無過錯。

秦國攻取野王,上黨成為飛地

趙國崛起之后,已經有了與秦國對決的準備

秦國自商鞅變法之后,歷經秦惠文王嬴駟、秦武王嬴蕩、秦昭襄王嬴稷三代君王的治理,已經漸成獨霸之勢。而北方的趙國自趙武靈王胡服騎射之后,率先在組建了強大的騎兵,軍事實力大為提升。

趙武靈王趙雍

強大起來后的趙國,內有肥義、樓緩、藺相如、虞卿、趙勝、趙奢、廉頗、李牧等名相良將,國力得以穩步提升;外則西破林胡、樓煩、北滅中山,拓地千余里。再加上趙國民風彪悍,使得胡服騎射之后的趙國崛起速度之快,完全出乎了天下各國的意料。

時間來到戰國中后期,東方六國中的三個傳統強國,魏國早已衰敗,而齊國自五國攻齊之后也實力大損,楚國則在郢都之戰后元氣大傷,如果沒有趙國的崛起,秦國東出將再無阻力。

作為戰國中后期的兩大強國,趙國已經成為秦國東出的最后障礙,而秦國則是趙國持續發展的最大威脅,因而秦趙兩國發生沖突已經是在所難免,秦國和趙國對此均是心知肚明。自趙國崛起之后,秦趙雙方的明爭暗斗便從來沒有停止過,武靈王使秦、完璧歸趙、澠池相會便是秦趙雙方之間的一次次試探,目的便是換取在形勢上的主動。

閼與之戰

周赧王四十六年(前269年),在歷經長期試探之后,秦趙兩國之間的第一次正面較量——閼與之戰爆發,結果秦國戰敗,遭遇了商鞅變法以來的最大敗績。

上黨戰略地位極為重要,趙國不容有失

秦趙兩國作為鄰國,自秦國占領河西、河東之地后,趙國便時刻面臨著秦國的威脅,直到趙武靈王時攻占中山,徹底控制太行山的重要孔道井陘,才有了御秦國于國門之外的能力。

太行山作為秦趙兩國的天然分界線,誰控制了太行山的諸多孔道,誰便占據了戰略主動權。不過,由于趙國都城邯鄲距離太行山實在太近,一旦秦軍越過太行山,那么便可以直撲邯鄲。因此,太行山防線對于趙國來說,要比秦國更為致命。不同的是,秦國占據太行山,是為了奪取進攻主動權;趙國占據太行山,則是為了奪取防御主動權。而這也是秦趙雙方爆發閼與之戰的主要原因。

我們再來看看上黨郡的重要戰略地位,在趙國控制井陘關,并取得閼與之戰的勝利之后,秦國要從太行山中部、北部進攻趙國,無疑將付出極為慘痛的代價。因此,在秦軍攻取野王之后,上黨郡的歸屬,便成為了秦趙爭奪的焦點,而上黨郡守馮亭也正是看中了這一點,才有把握以上黨郡作為籌碼,換取韓趙結盟。

如果上黨郡落入秦國手中,趙國將失去太行山這道屏障,秦國將重新獲取戰略主動權,完全可以從南部翻越太行山,對趙國發動進攻,而邯鄲以西將無險可守。反之,如果趙國控制了上黨,便可將整座太行山掌控在手中,從而利用太行山的地形建立防線,將秦國牢牢阻攔在太行山以西,從而全面掌握防御主動權。

趙國選擇接收上黨郡,自有其底氣

即使上黨郡對趙國再重要,如果趙國沒有足夠的實力,也根本守不住。然而事實卻是,趙國對于接收上黨郡,十分有底氣,趙國根本不懼怕和秦國交戰。

自胡服騎射之后,趙國的軍事實力極為強悍,尤其是有了閼與之戰的勝利之后,趙國不論是在軍隊戰斗力、軍隊士氣,亦或是舉國上下對戰爭的信心,趙國均不弱于秦國。

事實上,在趙孝成王同意接收上黨郡之后,他已經預料到此舉會導致秦國的進攻,因而在派平原君趙勝接收上黨的同時,又派廉頗率軍駐守長平,準備應對秦軍的進攻。趙國唯一沒有料到的是,秦國會運用舉國之力與趙國爭奪上黨。

廉頗

也就是說,對于和秦國爆發戰爭,甚至爆發一場大規模戰爭,趙國都不會懼怕,但長平之戰的規模,卻遠遠超出了趙國的預期。

綜上所述,我認為趙國在選擇接收長平這件事上,并沒有問題。趙國的問題在于兩方面,一是低估了秦國奪取上黨的決心,沒有料到秦國會為此賭上國運。二是長平之戰決策失誤,正因為在長平之戰中犯下的一系列錯誤,才導致了趙國的最終戰敗,但這與趙國接收長平已無直接關系。

責任編輯:小編
友情鏈接: 軟文推廣

網站地圖: sitemap | sitemap1 | sitemap2 | sitemap3 | sitemap4 | sitemap5 | sitemap6 | sitemap7 | sitemap8 | sitemap9 | sitemap10 |
sitemap11 | sitemap12 | sitemap13 | sitemap14 | sitemap15 | sitemap16 | sitemap17 | sitemap18 |

Copyright ©2012-2019 億源新聞資訊 版權所有
Top 石河子| 徐州| 克孜勒苏| 仁怀| 宜春| 江门| 温州| 霍邱| 安顺| 如东| 铜川| 吐鲁番| 泰州| 神木| 西藏拉萨| 临汾| 白山| 呼伦贝尔| 日照| 钦州| 泗阳| 长垣| 阿勒泰| 临猗| 湘西| 驻马店| 莱芜| 资阳| 澳门澳门| 万宁| 禹州| 启东| 宿州| 宝鸡| 益阳| 迁安市| 湛江| 邹城| 三明| 塔城| 项城| 河北石家庄| 邳州| 攀枝花| 贺州| 金华| 山东青岛| 长治| 无锡| 漯河| 陵水| 赤峰| 湘西| 杞县| 大丰| 襄阳| 台南| 南充| 日照| 邵阳| 黑龙江哈尔滨| 桂林| 沛县| 玉溪| 澳门澳门| 甘南| 广汉| 娄底| 黔东南| 临夏| 伊犁| 马鞍山| 苍南| 昭通| 营口| 随州| 慈溪| 保定| 霍邱| 揭阳| 随州| 图木舒克| 那曲| 四川成都| 如皋| 广汉| 象山| 鸡西| 晋中| 桐乡| 阳江| 灵宝| 温州| 株洲| 大连| 本溪| 铜陵| 湘潭| 遂宁| 南充| 儋州| 曲靖| 巴彦淖尔市| 大连| 南京| 包头| 丹阳| 阿坝| 天水| 云浮| 章丘| 聊城| 平顶山| 三沙| 曲靖| 甘肃兰州| 广州| 乐山| 安顺| 酒泉| 大兴安岭| 楚雄| 庆阳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保亭| 南京| 凉山| 包头| 澄迈| 牡丹江| 辽阳| 深圳| 临汾| 铜陵| 商丘| 铜仁| 巴彦淖尔市| 葫芦岛| 云南昆明| 宜宾| 黑龙江哈尔滨| 运城| 毕节| 赣州| 保亭| 运城| 大庆| 通辽| 海宁| 桂林| 石狮| 江门| 黔东南| 陇南| 遵义| 宁波| 霍邱| 石河子| 延安| 宜春| 雄安新区| 日照| 佛山| 昌都| 保山| 瑞安| 宣城| 黑龙江哈尔滨| 鹰潭| 吕梁| 莱芜| 六安| 邹城| 惠东| 海西| 临海| 黔南| 黄石| 遂宁| 图木舒克| 酒泉| 简阳| 孝感| 遂宁| 阜新| 长治| 曲靖| 大丰| 唐山| 梧州| 德阳| 海南| 酒泉| 秦皇岛| 白山| 吉林长春| 梅州| 保定| 焦作| 泉州| 廊坊| 梧州| 景德镇| 三河| 渭南| 百色| 温岭| 库尔勒| 仙桃| 常州| 庄河| 黔南| 儋州| 丹阳| 临猗| 琼中| 吉林长春| 灵宝| 晋城| 萍乡| 深圳| 鸡西| 中卫| 灌云| 屯昌| 阿拉善盟| 六安| 潮州| 廊坊| 阿坝| 南充| 阿拉善盟| 阿拉善盟| 包头| 伊春| 神木| 深圳| 济南| 如东| 淮安| 三门峡| 黄石| 启东| 儋州| 顺德| 汕尾| 张北| 晋城| 雄安新区| 南平| 单县| 榆林| 嘉峪关| 金坛| 石嘴山| 东阳| 怀化| 枣阳| 营口| 南充| 定州| 嘉善| 公主岭| 巴彦淖尔市| 咸宁| 双鸭山| 甘南| 孝感| 宣城| 屯昌| 东阳| 海西| 宁夏银川| 南充| 潍坊| 阿里| 五指山| 任丘| 大丰| 贺州| 简阳| 百色| 辽宁沈阳| 营口| 蚌埠| 琼中| 锦州| 昭通| 绵阳| 连云港| 东阳| 忻州| 南充| 澳门澳门| 淄博| 莆田| 扬中| 中山| 连云港| 锦州|